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蓄水工程 >>温州炒房团 奥运会前大撤离

温州炒房团 奥运会前大撤离

发布时间:2017-10-12 10:49来源:网络

  

  虽然面带笑容,说话慢条斯理,但是一身休闲打扮的温州商人许志军并不轻松。6月14日,他在一个楼盘和客户谈房价时,用不断喝水的方式来掩饰自己的焦急。“我3天后就回温州,你能定下来,我的房子可以比市价低。”
  可好运还是没有到来。许志军已经来北京一个多月,此行目的很明确――卖掉手中的房子。
  如今,他每天都蹲守在中原房地产中介公司新怡家园分店,店里的工作人员已经成了他的朋友,来店里找房子的人,常错把他当成推销房子的工作人员。
  2004年3月,位于北京崇文门的新怡家园刚刚破土动工时,许志军以每平米8000多元的价格,在这里买下了3套128平方米的商品房。在支付完部分房款后,每套房子还有50万元的银行贷款。
  
  抛 售
  
  近些日子以来,房地产业“耀武扬威”的日子已经结束。以“蚂蚁经济”来形成“羊群效应”的温州人,目前的麻烦是如何面对北京房地产有价无市的难题。尽快把房子抛售,是当下他们的第一选择。
  6月15日,许志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在温州还有一家皮鞋厂,不可能长时间在北京逗留。现在新怡家园的商品房,楼层好的已经超过3.3万元/平米。虽然许志军的这三套房子都处在好楼层,并带有精装修,但他愿意把自己的房子以2.6万/平米的价格,甚至更低一些卖出去。
  2004年,许志军甚至都没有来北京看房,就把钱交给了老乡,把正在图纸上的新怡家园买了下来。这种胆识,可能只有温州人能做出来。许志军说,“不胆大,怎么能赚到钱呢?”
  那时也是温州炒房团的黄金时期,拿着大把钱的温州人到处炒房。根据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统计:当时温州民间资本有1000亿元左右,有一半的流动资金在外“炒”。
  随着奥运即将来临,不断传出的不利消息、过高的房价以及奥运会后的不可预期性,使得温州炒房团迎来艰难时刻。
  2008年上半年,“温州客”纷纷撤出以北京为代表的一线城市。
  在美国次贷危机与国内楼市趔趄不已的背景下,不久前还在疯狂地购房者,从今年起变得理性起来,持币观望的越来越多,许多人认为以后可以买到更便宜的房子。
  
  撤 离
  
  追逐资本的天性,让温州炒房团不停地游走在不同的城市之间。他们就像一群群不断移动的蝗虫,密度大、出手快,所到之处引起一片市场恐慌。
  但近两年由于各地政府的大力“堵击”,温州炒房团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征战并不那样痛快了,甚至出现了“集体大撤离”。
  顾小军,温州资深炒房人,他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温州投资房地产的人普遍面临的状况是――深度套牢。他估计温州人在福州被套牢的房子至少在千套以上,而在嘉兴、杭州、上海等城市,被套牢的情况更加严重。
  目前,国内一线城市的二手房市场越来越不乐观。以北京为例,今年5月份北京二手房价格指数环比小幅下降0.28%。受整个房产市场观望情绪的影响,北京二手房价格上涨进入瓶颈期。
  与此同时,温州炒房团在重庆、福州等地被套牢的消息不断被当地报纸报道。
  
  恐 慌
  
  一种悲观情绪正在温州购房者中蔓延开来,种种迹象表明,大笔温州资金正在逐步撤离楼市。现在,在北京的新世界家园、新怡家园、富力城、远洋天地等高档社区,都有焦急的温州卖房人等待脱手机会。奥运会后北京房价的不可预期以及北京周边郊区传来降价的不利消息,使以投资为主的温州炒房人认为这时是脱手的最佳时机。
  不景气的房地产市场,使温州炒房团很难从容,他们开始想尽一切办法抛售各大城市的房源,使资金快速回笼,全线逃离。
  
  转战他乡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朱中一认为,北京房价还可能上涨,但涨幅趋缓。他说,今后北京地区经济房、廉租房的供应会增加,将对北京房价造成一定影响;而随着土地、钢材、劳动力等价格不断上涨,房屋的成本也在增高,投机投资的机会将减少。
  虽然,在北京遇到了有价无市的尴尬,但温州人并没有停止炒房的脚步。近日在温州举行的“长三角沪杭精品楼盘专场品鉴会”上传出消息,二、三线城市的商铺进入了温州炒房人的视野。
  据悉,最近由80多名温州商人组成的考察团已经活动在江苏太仓、连云港、徐州等地,主要目的是考察当地的商铺市场。二、三线城市的商铺,将成为温州人“炒作”的对象。商铺由于回报高于收租且无风险,同时在中小城市投资相对较小,一些成功从楼市抽身的投资者纷纷把资本注入其中。
  (摘自《财富时报》2008.6.23)

上一篇:要招商引资/12则

下一篇:罗中立:躲在符号背后的美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