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调水工程 >>利比亚,惊魂89小时回国路

利比亚,惊魂89小时回国路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1来源:网络

  告别妻子,援建利比亚

  
  2002年,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国际事业部的单清接到通知,单位委派他前往利比亚西部石油管道工程工作,并担任该项目的地区副经理。
  单清很矛盾,作为一个石油人,单位派他去国外工程项目工作,是对他业务能力与综合素质的肯定与信任,但由于这个海外项目的特殊性,每年只有一次回国探亲的机会,这样一来,该怎么和妻子说呢?
  坐在办公室,单清反复琢磨了好几套方案,但最后都被自己一一推翻。无论如何,这样的离别对妻子来说都是残忍的。
  傍晚回到家后,单清欲言又止的神情引起了妻子的注意。
  “看你六神无主的样子,是不是在单位遇到什么困难了?”
  “不,单位领导想派我去利比亚工作,可能每年只有一次探亲机会……”单清知道逃避不是办法,索性直接了当地和盘托出。
  空气像凝固了一样,两人无语地对望。过了一会,妻子开口了:“好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你去吧,我支持你,家里有我呢。”其实这个回答在单清的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想到妻子会表现得那么“轻松”。
  转眼就到了出发的日子,临行前,妻子虽有百般不舍,但看着在一旁打电话安排工作的单清,还是强忍情绪,对丈夫叮嘱着日常生活的一些细节,并在他的行李中悄悄放了一张他们的合影。
  单清到达利比亚的黎波里后,立即投身到工程建设中。虽说这里是利比亚的首都,但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繁华。单清和他所带领的队伍为了买足一星期的补给,往往要开很久的车才能采购齐。非洲热辣的阳光和无处不在的蚊虫让工程进行得相当艰难。
  条件最艰苦的是一处编号为“ZOC”的施工现场。ZOC在距离总部九百多公里的卜雷加港,地形十分复杂,埋设管道要经过沙丘、沙漠、平原、戈壁等地形,地势起伏变化大,且没有公路。越是困难就越要使出狠劲来攻克,作为项目总指挥,单清准备派出得力干将徐东杰去担任那里的项目现场经理。徐东杰年轻,干劲儿十足,遇到困难不认输――单清就是看中了他这点,才把最难的工程交给他。
  在的黎波里总部,单清举起一杯椰子酒对徐东杰说:“来,为你践行,你到了ZOC后要注意安全,要是出点啥事,我可没办法跟你家里人交代啊!”这虽是一句玩笑,但单清说得很严肃。作为项目总指挥,除了要顺利完成公司的施工任务外,单清身上还担负着保护每一位成员生命安全的责任。接过酒杯,徐东杰一饮而尽,然后郑重地说:“领导放心,保证安全完成任务!”
  
  局势突变,惊魂利比亚
  
  就这样,管道工程日复一日地进行着,单清也已经由项目副经理成为地区公司经理。直到2011年2月,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利比亚政局发生动荡,首都的黎波里的安全状况陡然恶化。
  2月16日,利比亚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游行民众与警方的冲突火速升级,利比亚军方随即介入试图平息骚乱,但武装分子已经开始在的黎波里打砸抢烧,通信网络也越来越不稳定。
  2月17日,徐东杰刚刚从ZOC项目工地回到宿舍,一位当地的项目合作人就神秘地跑进他的房间说:“徐先生,今天晚上你们千万不要出营地……”还没等徐东杰追问,那人已经匆匆地离开了。
  徐东杰觉得事情蹊跷,回想起前几天他们在采购日常补给的时候,当地人紧张的神情,他立刻抓起手机,向单清汇报了这里的情况。随后,徐东杰立刻召集宿舍另两名中国援建员工开会,告诉大家不要擅自外出,注意安全,并安排了夜间值班人员进行巡逻,因为他听说离他们不远的一个韩国企业被当地的武装分子抢劫了。
  单清接到徐东杰的电话后,迅速召开应急会议并向总公司发送书面报告。在等待批复的过程中,单清与妻子通了一次话,妻子焦急地询问他是否安全,当地形势怎样。虽然耳边不时响起枪声,但单清还是告诉妻子自己很好,动乱的地方离营地很远……
  2月21日晚23时,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紧急召开利比亚形势评估应急方案会,会上,集团公司总经理蒋洁敏下达了中石油驻利比亚人员全部撤离的命令。
  30分钟后,管道局及局国际事业部、利比亚地区公司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成立了撤离小组。撤离小组立即制定了一套撤离方案:的黎波里部分管道员工先行撤离,ZOC现场的中方人员由徐东杰带领,立即向总部集结。
  6个小时后,的黎波里办公地点所有资产、文件全部整理完毕,大型设备、车辆全部封存完毕,资料全部拷贝完成。首批22名驻利比亚管道员工,于当天中午顺利登机。23日22点30分回国人员到达北京首都机场。第二批11名回国人员也于24日中午到达北京首都机场。
  这两个消息让单清暂时松了一口气,此时离总部下达撤离命令已近48小时,可单清很快又紧张起来,他最挂念的是远在卜雷加港ZOC现场的员工们,他们究竟怎样了?
  从ZOC现场到的黎波里九百多公里的路线,需要穿越利比亚局势最为动荡的东部地区,一路上危机四伏。徐东杰收到向总部集结的命令后,立刻与另两名中方援建员工一起准备撤退。
  枪声从工地外传来,有大批武装分子一边开着车一边用枪向天空中扫射。徐东杰从铁门的缝隙中看他们驶远,才拉开铁门,招呼员工把工程皮卡开出来。
  路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让他们触目惊心,周围枪声、炮声、喊叫声不绝于耳,垮塌的房屋、被砸扁的车、被焚烧的公司甚至还有被砸伤、被打死的人,时刻在提醒着他们这次行程很危险。
  车开出一百多公里后,路面上出现了路障。两个手持冲锋枪的军人端起枪,示意他们停车。车还没停稳,开车的小李就被拉下车。徐东杰立刻下车,想要解释,但枪口立刻顶了上来。对方用生硬的英语问他们要去哪里?徐东杰说明自己的身份后,那两名军人告诉他们,下面的路段就是反对派的地盘,最好要小心一些。
  带着忐忑的心情,徐东杰他们继续上路。车开出几十公里后,果然又遇到了关卡。对方看见徐东杰他们,不由分说地用手枪指着他们的脑袋,向他们喊话。由于听不明白对方的语言,徐东杰只能用英语一遍遍地说他们是来援建的,正要赶往大使馆。对方向天上开了两枪后,拔下他们的车钥匙,示意他们快块离开。
  车被抢了,徐东杰他们只能一路拦车,拦不到车就步行。一路上他们经过了六十多道关卡,经历了无数的惊险场面,在距的黎波里还有几百公里时,终于有一辆出租车愿意搭载他们。23日23时,徐东杰一行在历经艰难后,终于到达的黎波里总部,耗时49小时。24日凌晨1点,中石油管道局留在利比亚的剩余76人,全部在总部集结完毕。
  
  穿越危险区,生死一线牵
  
  这时,国内传来喜讯:中石油从马耳他联系了一架“SOS”航班,准备将所有在的黎波里的中石油员工接往马耳他。但就在76人欢欣雀跃时,又再次接到消息说:只有53个空余座位。
  谁走?谁留?留下的人将面临怎样的险情?单清不敢想象。
  单清召集大家开会,把情况向大家做了说明。会场顿时鸦雀无声。有人提议抽签,另一个声音马上给予了否定:“我们是新中国的石油人,是铁人王进喜的同事,我们不搞那套!”“让女同志和年纪大的人先走!”又一个声音在角落里响起。原本安静的会场一下子冒出了许多声音。已经连续多日没合眼的单清轻轻挥了挥手,对大家说:“这样吧,让从最危险的地区赶回来的注水现场与ZOC现场的同志们先撤离吧,他们经历了太多惊恐与劳累。”所有人都盼着早点离开利比亚,但没有人对这个撤离方案提出异议。
  单清接着说:“我和剩下的同志一起留在这里,我们不离不弃,一起回国!”
  24日23时,利比亚时间17时,53人顺利登上“SOS”包机,并于马耳他分别登上前往德国法兰克福、慕尼黑和意大利罗马的航班。

  接到消息,单清放下心来,回头望望剩下的22人,暗下决心――“必须安全回去!”
  自从接到单清从利比亚打来的电话后,妻子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安宁过。虽然丈夫在电话里说自己很安全,但她知道,这是丈夫在给自己吃定心丸。从那天起,只要电视里一有有关利比亚局势的消息,她就立刻停下手里的事,目不转睛地看,生怕错过了什么。晚上她不断地在电视中搜索着播放利比亚局势的频道。几天寝食难安的生活,让她看上去十分憔悴,听说中石油已经包机从利比亚撤离施工人员时,她还专门给丈夫打了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到机场,自己好去接机。但丈夫的回答却是,由于座位有限,他要留下来,带领最后一批员工一同撤离。电话这头,她没有哭,她知道哭也没用,丈夫就是这样的人,总是把别人放在前面。那一刻,她能做的只有默默为丈夫和他的同事们祈祷了。
  利比亚当地时间25日凌晨,单清带领22人向的黎波里机场赶去,尽管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可是单清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机场里到处都是人!在机场外的停车场,有人甚至搭起了帐篷。单清对身边22名员工嘱咐,千万不要走散,赶快去排队。现场根本没有秩序可言,所有人都在前推后搡,身体根本无法保持直立,耳边不时有警察开枪示警,以维持秩序。单清他们离安检口只有20米的距离,但足足用了6小时才“挪”了进去。
  此时,通讯已全部中断,嘈杂声、喊叫声、枪声,你推我搡的人群,还有不断显示航班取消的大屏幕……所有人都在忐忑不安中翘首等待。
  “有一班飞往迪拜的航班没被取消!”一直紧盯机场大屏幕的单清大声喊道,随即他躲到柜台底下偷偷上网,向国内汇报航班次与人员安全情况。
  25日17时,利比亚当地时间11时,由单清带队的23人顺利登机。临行前,他忍不住回望了这片他奋战了七年多的土地,不禁百感交集。
  2月26日14点50分,最后一批由单清带领的23名归国人员到达北京首都机场,行程26个小时。至此,驻利比亚中石油管道局员工全部安全返回。
  26日下午,中石油管道局以及国际事业部的相关领导、员工和员工家属,早早来到首都国际机场,等候管道局员工的归来。鲜花、横幅早已备好,人们望眼欲穿……
  15时20分,由单清带队的回国人员一个接着一个走出航站楼,接机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23个,一个都不少!
  单清的妻子跑过去紧紧抱住单清,久久不愿松手,这一幕让很多人眼泛泪光,单清安慰妻子说:“我这不是平安地回来了么?”那一刻在他胸中激荡的,有重回祖国母亲怀抱的激动,也有对那89小时的心有余悸……(作者声明:本文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违者视为侵权!)
  编辑钟健 12497681@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载爱的臂弯

下一篇:故事的故事